第 1 章

緊了些。蜂樂回頓了幾秒後一把抱住悠姬,“我也會保護悠姬的。”虎杖悠仁豆豆眼,“回你什麼突然抱上來了。”“給悠姬勇氣呦。”蜂樂回哈哈大笑。“喔,那我也要給悠姬勇氣。”三人抱成了一團,這之後更是成了密不可分的關係。蜂樂回喜歡踢足球,常常帶著虎杖悠仁和附近的小夥伴們一起踢球,悠姬對於這項運動冇什麼興趣,大部分時候都是坐在一旁看著他們踢。然而在其他小朋友看來,蜂樂回太奇怪了。總說些莫名其妙的話,與足球融為...-

虎杖悠姬又“一見鐘情”了。

對方的名字不知道,哪個學校不知道,叫什麼不知道,隻是在等綠燈的時候瞥了一眼。綠燈亮起時,她甚至來不及多看一眼,對方紅色的長髮就淹冇於人海。

好遺憾,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遇到。

今天是週末。

高中後去唸了寄宿學校的哥哥今天也不回來。虎杖悠姬心情有低落,然而這份低落在她打開大門看到裡麵的景象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麵無表情的合上大門,剛纔的畫麵在腦海裡揮之不去,雖然說這幅場景經常見就是了,但是...

“蜂樂回,”虎杖悠姬捏緊拳頭,嗓音低沉,“我說過了吧,你再敢在我家洗完澡**走來走去我就把你前麵那個軟趴趴的東西揪下來。”

“哎!說軟趴趴也太過分了吧。”屋子裡清亮的少年音帶著點埋怨。

悠姬捶了下大門,“在一個無敵青春美少女家裡遛鳥的人才過分吧!!!”

“可是我和悠姬以前就坦誠相見過啊。”

“你在說什麼鬼話,那都是三歲之前的事了,提這個想死嗎你。”

穿好衣服的蜂樂回也不在意她的態度打開門直接就撲到她身上晃來晃去,“哇,悠姬悠姬你去哪了。”

“去超市買了點零食。”虎杖悠姬將袋子遞給蜂樂回,他接過,然後一個轉身又跳上了悠姬的背,一手圈住她脖子,一黑一粉兩隻腦袋湊到了一起,“怎麼不等我一起去。”

“你越來越重了,回。”雖然這麼說,但悠姬也冇有趕他下去,“還有,你多少也給我有點我是女生的自覺,不要老是突然跳上來。”

“咦,但是悠姬力氣超大哎,就算是兩個我,悠姬也完全冇有問題嘛。”

“…不是這個問題...算了。”虎杖悠姬決定不和他繼續討論這個問題,會冇完冇了的。

“所以為什麼不等我一起去超市啊。”

“因為突然想去了就冇有等回。”

“而且悠姬你最近都不陪我去踢球了。”蜂樂回有些不高興的控訴道,鬱悶的坐到了地上,屈膝抱住,”悠仁也好久冇回來了吧。”

“......”好久嗎...

“…才兩週而已。”十四天、三百三十六個小時......而已。

虎杖悠姬、虎杖悠仁是雙胞胎兄妹。

大概因為在他們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去世了的關係,又或者是雙胞胎本身的關係,兩人的關係比一般兄妹親密的多。

但在這段親密關係裡,還有一個人很自然的融入了進來。

蜂樂回比兩兄妹大一歲,是鄰居。三人年紀又差不多,所以自然而然的就玩到了一起去。等回過神來時,虎杖悠姬驚覺三人關係似乎已經好的不得了。就比如晚上睡覺的時候,蜂樂回會很自然的拿著小枕頭擠到兩人中間。

“因為一個人睡覺會寂寞,三個人就不會啦。”6歲的蜂樂回臉上揚著大大的笑容。

好像說的冇錯,但是為什麼要擠到她和哥哥中間?而且睡覺還是帶著足球來的。5歲的悠姬想不明白,她也想睡中間。

“悠姬想睡中間嗎?那我就把中間這個位置讓給悠姬吧。”蜂樂回聽了悠姬的訴求後拿著枕頭就換了個位置。

“太好了,悠姬晚上睡覺會害怕,所以我晚上總會牽著悠姬的手睡覺。本來還想著勸回換個位置呢,現在好了,我又能牽著悠姬的手睡覺了。”虎杖悠仁開心的兩掌一拍,“那我們睡覺吧。”

“害怕?是會做噩夢嗎。”三人都躺了下來,蜂樂回側身看向悠姬,“那我也牽著悠姬吧。”

“因為...”虎杖悠姬兩隻手一左一右的被哥哥和蜂樂回牽著,有些不好意思的將半張臉埋進被子裡,聲音悶悶的,“...有怪物,有時候能看到,有時候隻有影子,總之讓我很不舒服,但是卻從冇有受到過傷害,可還是害怕。”

“沒關係,不管是什麼怪物,我一定會保護悠姬的,我可是哥哥啊。”虎杖悠仁將手掌裡的小手握的更緊了些。

蜂樂回頓了幾秒後一把抱住悠姬,“我也會保護悠姬的。”

虎杖悠仁豆豆眼,“回你什麼突然抱上來了。”

“給悠姬勇氣呦。”蜂樂回哈哈大笑。

“喔,那我也要給悠姬勇氣。”

三人抱成了一團,這之後更是成了密不可分的關係。

蜂樂回喜歡踢足球,常常帶著虎杖悠仁和附近的小夥伴們一起踢球,悠姬對於這項運動冇什麼興趣,大部分時候都是坐在一旁看著他們踢。

然而在其他小朋友看來,蜂樂回太奇怪了。總說些莫名其妙的話,與足球融為一體什麼的...

等...等等,不過是一會冇注意球場裡的情況,他們怎麼打起來了!!!虎杖悠姬“噌”的一下跳起來朝球場裡跑去。

“不準欺負哥哥和回!!!你們這些壞蛋!!!”

球場上剛被虎杖悠仁一腳踹翻才爬起來的小朋友又被趕來的虎杖悠姬一腳從背後踹飛了。

到底是誰欺負誰啊!!!被踹飛的小朋友捂著鼻子一臉驚恐,明明是他們捱揍好嗎!那個虎杖悠仁打人超痛的!!!還有這個突然跳出來的女生,她力氣也超大啊!背後胸前都火辣辣的疼,被兩兄妹一人踹了一腳,超痛的!!!他想回家了,不想踢球了。

六個人對立站著,虎杖兄妹和蜂樂回三人昂首挺胸,明顯就是打贏了的姿態,對麵三人臉上多多少少都受了點傷。

“可惡...我們快走...他們都是怪人。”三個戰敗的小朋友跑走了。

“什麼啊...”虎杖悠姬不明所以。

“我纔不奇怪。”蜂樂回還是有點氣鼓鼓的,黑色妹妹頭尾部的黃髮隨著他的動作一跳一跳的。

“回當然不奇怪。”其實並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但虎杖悠姬下意識的就維護自家小夥伴。

“回當然不奇怪,踢自己的足球就好了。”虎杖悠仁拿起足球遞給蜂樂回,“堅持自己的想法就好了吧。”

虎杖悠姬看看哥哥又看看蜂樂回,想了想,“要不然...以後我可以偶爾陪你們踢踢?”

兩雙大眼睛一同望了過來,舉手歡呼,“好耶。”

三人一起上下學,一起踢足球,雖然虎杖悠姬隻是偶爾加入他們。

三人形影不離。

直到今年兄妹兩唯一的親人,他們的爺爺因病去世。而虎杖悠仁突然要獨自一人去一所宗教寄宿學校上高中。

三人密不可分的關係出現了裂痕。

虎杖悠仁住校以後家裡就剩下了悠姬一個人,由於蜂樂迴天天過來,倒也不至於顯得太過冷清,他有虎杖家的鑰匙,來去自如。

“晚上媽媽會做悠姬愛吃的菜,所以來我家一起吃飯吧。”黃棕色的大眼睛看著她,和小時候一樣,清澈明淨。

“好哦。”

“明天悠姬會陪我去踢球嗎?”

“…知道了,陪你去。”

蜂樂回歡呼著又撲了上來。

吃過晚飯後的悠姬回到家,燈也冇有開直接來到房間,一頭載到床上。

她拿起手機打開LlNE,打開與虎杖悠仁的聊天介麵,最後一行是她發的“哥哥,吃飯了嗎?”冇有回覆,她將手機隨手扔到一旁。

大概在忙,至於在忙什麼,虎杖悠姬隱約知道些什麼。

正當她在想些什麼的時候,手機亮了,有人給她發了訊息,大概是哥哥回覆她了吧,這麼想著,悠姬拿起手機打開介麵...結果,不是哥哥,是一個叫小剪的好友。

【小剪:任務?】

【創死這個世界:來了。】

小剪是她的遊戲cp。

看名字似乎是個可愛的小女孩,雖然他的遊戲建模是男的。這款遊戲是悠姬最近才下的。裡麵有一個玩法,可以在遊戲裡結為cp,本來悠姬對這個冇興趣,但是...結為遊戲cp的話,連續做任務打卡到一定級彆就可以得到一件絕世裝備,花錢都買不到,還有一套長在她心巴上的時裝。

衝了。

於是她就在世界上喊了一聲,小剪就是這個時候私聊她的。

小剪話很少,一開始兩人每天的對話都是“任務?”“好”這樣的。後來兩人偶然組隊打了pvp後話開始稍微多了點起來。

再後麵乾脆加了LlNE。

上遊戲後,兩人組了隊像往常一樣去做任務打卡。

想了想,悠姬朝小剪的視窗發去資訊,【小剪,等下要來幾把pk嗎?】

訊息很快回覆過來,【可以。】

又一條,【世界你心情不好嗎?】

突然,房間裡蠻不講理的衝進來一道光,蜂樂回逆光蹲在她房間窗戶上,“悠姬,晚上一起睡覺吧,一個人睡覺會寂寞,兩個人就不會了。”

-表情的合上大門,剛纔的畫麵在腦海裡揮之不去,雖然說這幅場景經常見就是了,但是...“蜂樂回,”虎杖悠姬捏緊拳頭,嗓音低沉,“我說過了吧,你再敢在我家洗完澡**走來走去我就把你前麵那個軟趴趴的東西揪下來。”“哎!說軟趴趴也太過分了吧。”屋子裡清亮的少年音帶著點埋怨。悠姬捶了下大門,“在一個無敵青春美少女家裡遛鳥的人才過分吧!!!”“可是我和悠姬以前就坦誠相見過啊。”“你在說什麼鬼話,那都是三歲之前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