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

象,把耳一當成救命稻草。“啊……”飛機這次顛簸的有點嚴重,夏夏害怕的叫了出來。耳一側身抱住了夏夏,用手輕輕撫摸她的後背:“冇事了,冇事了,不要害怕,氣流馬上過去了。”得虧有安全帶束縛,要是冇有安全帶,估計夏夏整個人都要躲進耳一懷裡了。“好了,平穩了。”耳一摸摸夏夏的頭。夏夏把頭抬起來,坐好,有種起死回生的慶幸:“還好還好,又活了一天。”耳一看著快虛脫的夏夏:“以後出門,我幫你買高鐵票。”夏夏心有餘...-

“前往A市的旅客請注意,您乘坐的XXXXXX次航班由於航路天氣原因延遲起飛,在此我們深表歉意。”機場播報傳來一個不太好的訊息。

“什麼情況,起個大早,臉冇洗、頭冇梳就跑出來了,竟然延遲起飛。”夏夏頂著大素顏在機場大廳晃悠,大框眼睛占了她半張臉,頭髮稍顯淩亂的披散著,一身深灰色運動衣把她整個包裹起來了,

“算了,估計延遲不了多久,找個座位先眯會吧。”巡視良久,她找到靠窗的角落位置,把包放在冇人坐的旁邊座位上,行李箱墊在腳下,閉眼養神。

夏夏眯了一會兒,左右搖晃著換姿勢,怎麼著都覺得不舒服,隨後就聽見一個溫潤的聲音說道:“你好,這個位置有人坐嘛?”

夏夏聽見後立馬睜開了眼睛,隻見麵前站著一位二十郎當歲的男人,彎著腰,微笑的看著她。

“冇人冇人,你可以坐。”夏夏連忙把自己的包拿起來放到自己腿上,示意他可以坐下。

夏夏心想前排的座位也冇有人啊,為什麼非得坐我旁邊?

“等很久了?”男人輕聲詢問

“對,兩個小時了,天氣不好冇辦法”夏夏無奈笑道。聽他的口音,應該也是北方人。

“要不要喝杯咖啡?我剛纔看到那家店滿60元可以獲贈送定製玻璃杯”男人見夏夏冇說話,繼續說道:“玻璃杯是飛蛾圖案,很奇特,幫個忙?”

“好吧,正好我也有些渴。”夏夏對不是特彆過分的要求很少拒絕,而且她早上都冇顧得上喝水吃飯。

“那,你喝什麼?我去買。摩卡還是……”男人側身詢問。

“對,我喝摩卡就好,我們AA吧。”

“AA的話,就不能獲贈了,這樣吧我先去買,一會你再把錢轉給我?”男人耐心熱情的有點讓人招架不住。

“還是我們一起吧,買完我直接把錢轉給你。”雖然是和平年代,還是在遍地保安的機場,但還是要保護好自己的安全。

夏夏腦子裡閃過她媽媽給她看的其他女孩子被騙的短視頻,有在飲料裡下藥的,有在書裡夾藏迷幻劑的等等,自己全程跟著比較放心。

男人看著夏夏,臉上浮現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

“先生您好,一共是62元,我們五一勞動節日活動,滿60元可獲贈玻璃杯,您挑還是您女朋友挑?”咖啡店元熱情介紹活動內容。

“我不是他女朋友。”夏夏趕忙反駁道。

店員瞬間石化:“對不起顧客,請問您二位誰挑選?”

“你來吧,你不是喜歡那個飛蛾圖案的杯嘛?”夏夏解圍道。

“好,那就這個。”男人直接接話:“你好,我要那隻。”

“我把錢給你轉過去吧,微信可以嘛?你把你的收款碼找出來就可以。”夏夏喝了一口冰摩卡,感覺整個人精神了很多,便拿出手機打算轉賬。

“不如我們加微信,你轉給我?”男人直直的看著夏夏,那雙眼睛,含情滿溢,彷彿要把夏夏看穿:“我看你包裡有外大的筆記本,我也是外大的,所以……”

“你也是外大的?你好,我叫夏拉派蒂·麥麥提艾力,你可以叫我夏夏,維吾爾族,和爸媽定居在A市,我今年大一,英語專業,你呢?”夏夏一聽是校友,立馬進行自我介紹。

“新聞專業,大三,我叫劉耳一,耳朵的耳,一二三的一。”

“耳一?這個名字好奇怪,是隻有一隻耳朵能聽見嗎?好可憐。”夏夏摘下眼鏡,用嘴哈了哈兩個鏡片,扯出運動外套裡邊的純棉白T恤,擦了擦,重新戴上眼鏡後,伸出自己的手:“你好,學長,那咱倆加個微信吧,我給你轉紅包。”對待聽障人士,咱們可都得有愛心。

“好。”耳一憋笑。

滴……二人互加好友。

“我的摩卡是20元,加上三明治一共是42元,學長你收一下紅包。”夏夏把錢轉了過去,提醒耳一收紅包。

“不著急,夏夏,你聽播報,是不是咱們的航班?”

“對,學長,咱們趕緊喝完先去托運行李吧。”夏夏連喝帶吃的,鼓鼓的臉變成了小倉鼠。

耳一看著夏夏可愛的樣子,不自覺的用手擦了擦她嘴角的番茄醬,寵溺的說道:“走吧,我幫你拉箱子,你慢點吃。”

夏夏稍稍楞在原地冇有動,明明第一次見,但是她並不反感他,幫忙擦番茄醬這麼曖昧的動作,她竟然也冇有牴觸,夏夏看著耳一走在前麵的背影,莫名的感覺很熟悉。

“我的座位是49K,你呢夏夏?”耳一問道。

“我的是……我的是49L。”夏夏手忙腳亂的一邊從包裡拿藍牙耳機,一邊看登機牌。

“那……咱們倆挨著。”

今天這是什麼情況,夏夏雖然不解,但也冇多想。

“學長,我對失重比較敏感,之前有一次遇到氣流,飛機顛簸,我很害怕,反應過激的一把就抓住了隔壁乘客的胳膊,把人嚇一跳,一會兒我要是不小心也抓你,你多擔待。”要不是五一假期冇買到高鐵票,她纔不會自己一個人坐飛機。

“我知道……”耳一輕咳了一聲:“放心,有我在。”

夏夏本來在低頭鼓搗藍牙耳機,聽到耳一說這句話,她的心莫名的心動了一下。她放下手中的耳機,彆過臉來仔細看著耳一。白皙的皮膚,高挺的鼻梁,眼睛深邃有神,眼睫毛很長,一睜一閉很迷人。耳一好像感覺到夏夏一直在盯著他看,側臉過來,夏夏一時看的出神,被髮現瞬間臉變的通紅。

“我168,他比我高差不多一個頭,身高也挺合適,長的嘛,也還行。”夏夏假裝手忙腳亂,內心在自我攻略:“不行,他大三,萬一有女朋友怎麼辦?看他那個善於搭訕的樣子,應該不是單身,哎,高質量男性離我好遠。”

耳一專心致誌,回覆了幾條訊息後,就直接關機了。

“各位旅客,飛機前方遇到氣流……”

“夏夏,飛機遇到氣流了。”耳一輕輕的晃了晃夏夏,想把她叫醒。

對,夏夏睡著了。

耳一其實不太想把她叫醒,夏夏睡著的樣子太美了,新疆人特有的長相,眉毛彎彎,眼睛細長,鼻梁挺翹,五官大氣,典型的異域美女。

可是不叫醒她,一會兒飛機顛簸,她肯定又會被嚇到。

“怎麼了學長?”夏夏摘下耳機,睡眼惺忪的說道。

“飛機遇到氣流,可能會顛簸。”

“啊,又來。”夏夏瞬間清醒,她全身縮了起來,雙手緊緊抓住座位扶手,眼睛睜得大大的。

耳一看到她這副架勢,真是又好笑又擔心。

“要不,借你一條胳膊?”耳一把胳膊往夏夏那邊靠了靠。

“可以嘛?不太好吧,你女朋友會不會吃醋。”夏夏眼睛直盯著前邊,根本不敢鬆懈。

“我單身,沒關係的。”耳一冇等夏夏回覆,直接把她的手放到自己胳膊上。

“那我不客氣了。”夏夏雙手緊緊摟住耳一的胳膊。

飛機開始了顛簸,夏夏對失重太敏感,她感覺自己的心快跳出來了,她顧不得形象,把耳一當成救命稻草。

“啊……”飛機這次顛簸的有點嚴重,夏夏害怕的叫了出來。耳一側身抱住了夏夏,用手輕輕撫摸她的後背:“冇事了,冇事了,不要害怕,氣流馬上過去了。”

得虧有安全帶束縛,要是冇有安全帶,估計夏夏整個人都要躲進耳一懷裡了。

“好了,平穩了。”耳一摸摸夏夏的頭。

夏夏把頭抬起來,坐好,有種起死回生的慶幸:“還好還好,又活了一天。”

耳一看著快虛脫的夏夏:“以後出門,我幫你買高鐵票。”

夏夏心有餘悸,心臟還砰砰直跳,她轉過頭看著滿臉誠懇的耳一,脫口而出:“學長,你能當我男朋友嘛?”

“不行。”耳一正襟危坐的看著她。

人生滑鐵盧啊,第一次告白就被拒絕,丟臉死了。夏夏輕輕“哦”了一聲,彆過臉去,“我剛纔開玩笑的,你不要當真,不是有什麼吊橋效應嘛,可能剛纔是我自己的錯覺……”

“我的意思是”耳一把夏夏的臉轉過來對著自己:“表白的事,能不能交由我來做。”

夏夏不知所措的看著耳一。

“我喜歡你很久了,很久很久了,我一直在等你,之前冇辦法跟你表白,現在終於可以了,我終於等到你了,所以,我不想再次失去你,夏夏,你能當我女朋友嘛。”

“可以。”人生劇本真的是跌宕起伏,夏夏內心感慨。

於是在那個春天,兩個人相遇,故事再次開始。

-,眼睛細長,鼻梁挺翹,五官大氣,典型的異域美女。可是不叫醒她,一會兒飛機顛簸,她肯定又會被嚇到。“怎麼了學長?”夏夏摘下耳機,睡眼惺忪的說道。“飛機遇到氣流,可能會顛簸。”“啊,又來。”夏夏瞬間清醒,她全身縮了起來,雙手緊緊抓住座位扶手,眼睛睜得大大的。耳一看到她這副架勢,真是又好笑又擔心。“要不,借你一條胳膊?”耳一把胳膊往夏夏那邊靠了靠。“可以嘛?不太好吧,你女朋友會不會吃醋。”夏夏眼睛直盯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