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這新婚禮物,你們喜不喜歡

腦子跑過來作死,一個是畢竟被厲庭琛給憤怒地吼了,心裏多少會有點不爽。而且,他還拿婚禮來威脅她!在工作和婚禮上,選擇,當然是……婚禮了……畢竟一輩子也才一次呢!想到夢幻中的婚禮,顧一念總算是提起了點精神,臉上有了那麽點笑容,算了,辭職就辭職吧,過過豪門少奶奶的生活,也不錯。然而,她剛準備走,那些個看熱鬧的職工又將她團團圍住了。“總裁夫人!剛才你真是威武啊!也就隻有你敢對厲老闆這樣啊!”“是啊!厲老闆...炎炎七月,空氣似乎都已經凝固,沉悶地讓人喘不過氣。

“一念,對不起,娶她,我可以少奮鬥三年,所以……”

這真是顧一念聽過最好笑的笑話,那個時候她還是挺有骨氣的,因為她強忍住自己的眼淚,冷笑著對著自己愛了從大學到現在的男友說:“季如南,這話別讓你的未婚妻知道,否則你要多奮鬥三十年!還有給老孃記住,三條腿的男人滿大街跑,是我甩你,不是你拋棄我!”

可是直到今天,站在這裝滿彩色氣球和花籃的酒店門口,顧一念才知道,季如南娶的,是自己的妹妹,顧曼曼……

眼淚可以藏住,可是疼到幾乎快讓她窒息的心,早就已經出賣了她,自己的親妹妹,勾走了自己好幾年的男友,今天他們結婚……

說不難過,那都是假的,她是真的愛季如南,愛了那麽多年,可是這份愛,現在卻是如此地卑微……

男友結婚了,可是新娘卻不是她,這麽可笑的事情竟然會發生在她身後,望著高檔酒店門口,從那高檔車輛上下來的那對新人,還有自己唇角幾乎要扯到臉後的自己的父親和繼母,顧一念隻覺得自己的眼睛快要被戳瞎。

她是警察,人不犯我,我不犯我,人若犯我,斬草除根,一直是她的座右銘,即使是自己的妹妹,她也不甘心,他們就這樣在她的麵前幸福下去……更難以想象,以後叫自己的前男友一聲妹夫……

刻意塗上口紅的紅唇微微勾起,顧一念布滿淚痕的臉上露出一抹冷笑,季如南和顧曼曼傷她到這種地步,今天婚禮,她這個名義上的姐姐怎麽可以不到場呢?

不愧是A市最高檔的五星酒店,整個一樓大廳都被她父親顧雲峰給包下了,五顏六色的彩色氣球迷了人的眼,五光十色的幻彩燈在整個大廳裏閃爍著,更加的是,連管絃樂隊都被請來了,許許多多上流社會的大人物都來了。

望著如此情景,顧一念心裏痛的更加厲害,妹妹結婚,她父親就可以如此財大氣粗,她這個大女兒,他何時有想過她半分?!她媽死了以後,她父親娶了別的女人,生了妹妹顧曼曼,現在這顧曼曼,還搶了她的男友……

眼圈一陣陣泛紅,可是此刻她卻不能落淚,眯起的雙眼望著不遠處那穿著雪白婚紗的新娘子,還有那一身黑色燕尾服的新郎,顧一念冷笑著的唇角揚起的更高,她的愛情到此結束了……可是季如南,你和我妹妹結婚,我怎麽可以不送給你們一份大禮呢……

一抹凶狠的目光在她的眼裏飛快轉瞬即逝,她顧一念不是壞人,自認也不是什麽任人欺負的白蓮花,他們聯手背叛她,這屈辱,她必定要他們還回來!

所有人就座之後,音樂戛然而止,專業的主持人走上了台,一段段準備好的寒暄之詞脫口而出,接著,歡樂的婚禮進行曲又響起,兩端的幕布上,放映出了一張張季如南和顧曼曼幸福的結婚照,一張張,都狠狠地紮入了顧一唸的眼裏……

顧一念閉了閉眼,終是忍不住落下了淚,可是隻有那麽幾滴,瞬間,臉上就恢複了一片冷漠。

此刻,心裏有多痛,可是她不可以在他們的麵前哭。尤其是……

她轉過頭,望著不遠處,那一對幸福的新人,還有自己笑的合不攏嘴的父親和繼母,她就不禁捏起了雙拳,貝齒緊緊地咬著,隻是為了,壓抑心中的痛……

下一秒,幕布倏地一暗,音樂也在這一刻戛然而止,全場愣了一下,但就是緊接著,音樂又響起,幕布上又出現了畫麵,隻是那女主角,已經換成了她顧一念……

“一念,對不起,我愛你,可是我要娶她,娶了她,我就可以少奮鬥三年,原諒我……”

畫麵裏,季如南一副無奈不得已的樣子,苦口婆心地和她說著這話,全場瞬間嘩然!議論聲嘖嘖響起,所有人的目光立馬轉過,都集中在了已經變了臉色的新郎和新孃的身上!

“雲峰……這,這是怎麽回事!”

顧曼曼的母親林芸的笑容還僵在臉上,好不可笑,顧雲峰原本布滿笑容的臉上立馬變得鐵青。

而最精彩的,莫屬那一對新人了。

顧一念也冷著一雙杏眼望去,原本風光無限,英俊瀟灑的自己的前男友,此刻已經臉色慘白,驚慌兩個字深深地刻在他的臉上,而那新娘子,自己的妹妹顧曼曼,整張臉已經扭曲……

顧一唸的紅唇揚起的高高的,季如南,當初你狠心拋棄我的這段話,今日可成為了你們新婚的大禮,你喜歡嗎?

“季如南,你……你就是因此才娶我的,你!”

她氣的話都說不出來,正想將手裏的捧花往季如南身上砸去,下一刻,好戲又接著上演,畫麵一轉,轉到了一輛車前,雖然畫麵有點暗,可是女人那張妖媚的臉,若隱若現地出現在了人的麵前。

“哦,快一點……再快一點,我要你……”

那嬌喘和低吟,再配上那張臉,除了今天光環無限的新娘子,還能有誰呢?

顧一念從來沒有感到自己這麽爽快過,在見到顧曼曼那張豬肝色的臉之後,滿臉的脂粉也擋不住此刻她的羞愧和鐵青的臉色。

“哇,真是刺激啊,沒想到顧家的二女兒是這樣一個放蕩的女人。”

“哼,新郎也不是什麽好東西,娶這樣的賤人,也是因為貪圖顧家的財勢吧。渣男配賤人,真是絕了。”

流言蜚語四起,賓客的目光猶如一把把銳利的劍,朝著這對雙賤合璧的新郎新娘臉上投去,而雙方的家長,臉色可是白的猶如那牆壁。

“親家!這是怎麽回事!我的兒媳婦,你家曼曼,怎麽是這樣一個女人……你們……”

現場徹底亂成了一團,顧一念閉了閉眼,心底的痛和恨在這一刻盡數被舒服,接著,她站起身,踩著難得為了今天這隆重婚禮換上的高跟鞋,在鬧哄哄的眾人目光注視下,臉上笑容豔豔地上了台,勾著紅唇奪過了主持人手裏的話筒,冷冽的目光衝著那對慌亂狼狽的新人投去,“我親愛的妹妹,妹夫,姐姐我送你們的這份新婚禮物,你們可喜歡?”

“顧一念!是那個賤人搞的鬼!”

顧曼曼豬肝色的臉上立馬湧現了濃濃的恨意,若不是此刻她穿著婚紗,踩著恨天高,她肯定衝上去和她拚命!

“賤人!竟然是顧一念這個賤人!雲峰,你看你女兒幹的好事!”

林芸扭曲的臉變得無比猙獰,抓著顧雲峰的手臂,眼裏迸射出的強烈恨意恨不得生吞了她。

而台下,坐在貴賓席中,看著好戲的一抹高大身影,那分明的五官上微微一抽,那性感的薄唇望著台上那倔強的嬌小身影而緩緩地勾起……

這女人,可真是有意思呢……好像,她是顧家的大小姐,顧一念……立馬陰沉了下來,一雙眼變得更加冷冽。“聽你的意思,你早就知道了?!”林逸軒微微一怔,這才驚覺自己說錯話了,沉默了一會,悻悻點頭:“她回國之前,拜托我幫她做了配型的檢測,結果的確是十分完美,如果她肯,那麽含韻痊癒的機率是非常大的,庭琛,別怪我說話直,含韻隻剩下三個月的時間了。”砰!這邊,厲庭琛捏起的鐵拳已經狠狠地砸上了麵前的茶幾,幸好這個茶幾質量夠好,但是透過攝像頭,林逸軒還是瞥到了他捏起的手背上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